美联储加息最新消息2019:左右美联储政策 特朗普

时间:2019-10-16 16:14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导读:
扫描关注公众号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对美联储的加息行动感到不快,尽管现任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是他亲自挑选的。但是,总统虽然可以授权军事行动,通过行政命令发布规则,召集国会和赦免罪犯,但对美联储却没有多少办法。这并不意味着特朗普没有作出努力。

  在一连串的推文、采访和即兴演讲中,特朗普打破了白宫主人近期的惯例,指责美联储采取了“不必要和破坏性的行动”。他在3月29日的推文中表示,如果不是美联储“错误地提高了利率”,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和股票价格“都会高得多”。他表示对选择鲍威尔担任主席“一点儿也不满意”。美联储自2015年以来已加息9次,最后7次是在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期间,现在特朗普希望美联储降低利率并恢复购买政府证券--这一刺激措施就是所谓的量化宽松政策。

  与讨总统欢心的内阁部长不同,中央银行是一个独立运作的机构,其目标对国会负责,但传统上也有一定的回旋余地。总统对利率决定或其他美联储政策没有任何决定权。这符合央行在整个发达世界享有的自治权。

  公开抱怨,打破大约25年来总统一般不会就美联储政策置评的传统,就像特朗普所做的那样。或当面带着恐吓的语气说出自己的抱怨,正如1965年林登。约翰逊对美联储主席威廉。麦克切斯尼。马丁的做法。总统最直接的权力是选择有利率投票权的美联储理事。

  事实上,目前7个理事席位中已经有4席是特朗普任命的人选:主席鲍威尔,加上Randal Quarles、Richard Clarida和Michelle Bowman。特朗普还有两个席位可以填补,而从各种迹象来看,他正在寻找其观点的真正信徒。他提出的两个人选分别是Stephen Moore和Herman Cain,前者是特朗普2016年总统竞选的顾问以及保守派Heritage Foundation杰出的访问学者,后者是Godfathers Pizza前首席执行官,曾任堪萨斯联储银行主席,共同创立了亲特朗普的政治行动委员会。一个障碍是:任何美联储提名人选都需要得到参议院确认。

  不,特朗普本人就可以证明。鲍威尔任内美联储的9次利率决定都没有收到反对票,现任美联储官员也没有任何人呼吁降息。美联储以协商一致的方式作出决定,特朗普任命者的言论表明,他们普遍与现状保持一致。

  根据联邦储备法案,理事可以被总统“因故免职”,宾夕法尼亚大学的Perter Conti-Brown在其关于美联储独立性的著作中指出,通常这会被认为是“效率低下,疏忽职守或渎职”。另一个含糊不清的方面是,美联储主席通常同时握有14年理事任期和4年主席任期,其免职是否要适用不同的标准。

  现代社会还没有过美联储主席因故被免职的先例,不过总统哈里。杜鲁门与美联储主席Thomas McCabe在利率问题上的公开争执(杜鲁门希望将利率维持在低位)变得非常激烈,McCabe最后只好辞职。鲍威尔表示他会抵制特朗普解雇他的一切努力。

  近期,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举办的春季会议上罕见地对中央银行的独立性进行了置评,表示“当然担心央行的独立性”,尤其是“在世界上最重要的司法管辖区”。

  “如果中央银行不独立,那么人们可能会认为货币政策决策是遵循政治考量的,而不是对经济前景的客观评估,”德拉吉说。虽然没有明确说明,但很明显,德拉吉是在评论美联储。

  一个直接原因就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对美联储的施压。特朗普上台以来,与美联储的加息的周期正好重合,虽然现任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是由特朗普提名的,但特朗普对美联储的持续加息行为表现出了极大不满,不时隔空喊话,希望美联储停止加息。最近,消息报道特朗普提名Cain和Moore担任美联储理事,此二人对货币政策与特朗普观点相近,Moore极力反对美联储继续加息,称如果担任美联储理事,他将会对经济增长持态度。

  一般来说,中央银行的独立性是指其最终目标或政策决策的独立性,即中央银行可以独立地设定最终目标,或为了达到最终目标而可以独立地做出决策。中央银行的独立性在现实中的表现就是其与政府的关系,即政府在多大程度上可以影响中央银行的目标设定和决策行为。

  从本质上来看,如果政府部门只是隔空喊话或施加压力,而并没有对中央银行的货币政策制定产生决定性作用,那么中央银行的独立性是没有受到影响的。中央银行是否应该保持独立以及保持独立性的好处更多是一个实践问题。一些研究认为,在最终目标设定合理的情况下,中央银行保持独立有助于保持较低的通胀水平,并会促进经济增长。中央银行的独立性之所以受到关注,是因为不希望货币政策成为政治的附庸,进而成为政客达成目的的工具,而非为大众的福利着想。

  德拉吉在上述会议上说到:“如果你不让它们(中央银行)是自由的,那它们就是不负责的。”

  1913年12月通过的《联邦储备法案》规定,“美联储制定货币政策市不受包括总统在内的任何行政部门干预”。然而,美联储建立之初是在财政部的管辖之下,美联储的第一任主席就是财政部的助理部长查尔斯哈姆林。在一段时间内,财政部长是美联储的当然理事,能够影响货币政策制定,美联储甚至成为财政部的附庸。

  1934年,伊冦斯(Eccles)任美联储主席,他罢免了财政部长和货币监理署署长的美联储理事的资格,美联储与政府进一步绝缘。但这次绝缘并不彻底,伊冦斯认为,美联储应该作为财政政策的补充并协助政府信贷。

  1951年3月,美联储与财政部达成了《美联储财政部协议》,美联储开始脱离政府的影响,独立地制定货币政策。虽然美联储保持了较高的独立性,但并不是与政府部门没有联系。作为执行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的部门,美联储和财政部联系依然较为紧密,从目前每周财政部长和美联储主席共进一次工作早餐就可见一斑。另外,美国国会赋予了美联储促进充分就业和保持价格稳定的双重目标,美联储要对国会而非总统负责,美联储主席每年要两次赴国会就货币政策进行说明和解释,并接受国会议员的质询。

  从美国总统与美联储的关系来看,除了美联储主席和理事由其提名之外,美国总统没有权力左右货币政策制定。虽然总统不能直接干预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制定,但可以通过向美联储主席施加压力、任命与自己施政纲领相同的人员为美联储主席和理事来影响货币政策走向。

  需要注意的是,为了防止总统通过任命美联储理事来影响货币政策,《联邦储备法案》对于理事的任期做出了规定,美联储理事之间的任期要间隔两年,所以总统的一个任期内(4年)只能任命两位理事。目前,美联储通过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制定货币政策,委员共12人,由美联储主席、副主席、5位理事、纽联储主席和其他4位地区联储主席构成。其中纽联储主席是FOMC的常任委员,其他4位委员在11个地区联储主席中轮换。FOMC委员在充分讨论的基础上通过投票来决定货币政策走向,如果美联储理事中多人与政府持相同态度,就可能会影响货币政策走向。

  二战以来,从杜鲁门、约翰逊、尼克松到里根、老布什,多任总统都为了保持经济的快速增长、竞选连任而希望美联储维持宽松的货币政策,甚至采取多种手段干预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制定,但多数情况下,美联储都能顶住压力,维护其来之不易的独立性。

  上世纪60年代,威廉马丁任美联储主席,彼时美国正与越南激战正酣,财政支出规模急剧扩大,需要宽松的货币政策为其提供支持,但马丁执掌美联储并没有按总统约翰逊的意愿行事,因为财政赤字货币化会造成通货膨胀的急剧攀升。马丁的一句名言是:“美联储的工作就是在宴会刚开始时撤掉大酒杯。”1965年约翰逊甚至向司法部询问,是否可以撤换马丁,但律师建议,政策异议并不构成撤换美联储主席的理由。

  1979年,卡特任命沃尔克担任美联储主席,时任卡特政治顾问警告说:“他(卡特)是在将自己的竞选连任机会抵押给美联储。”因为沃尔克不会配合卡特竞选实施宽松的货币政策。

  1984年,美国再次迎来大选,里根希望美联储能够放松货币政策(彼时沃尔克为了抑制通胀而大幅收紧了货币政策),邀请时任美联储主席沃尔克到白宫会谈,被沃尔克婉拒;里根提出去美联储总部访问,还是被沃尔克拒绝,沃尔克担心总统来访会产生不良影响。最终,里根和沃尔克在总统图书馆见了面。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是,里根去会面时坚持步行,这样他就能被公众看见去和美联储主席会谈。在沃尔克的第二个任期将近结束时,当时的美联储理事中有4位是由里根总统任命的,这也导致了沃尔克在美联储被架空,很难推行他有意向执行的政策。

  上世纪80年代末老布什执政时期,格林斯潘任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是由里根提名担任美联储主席),老布什指责格林斯潘是造成他1992年竞选总统失败的原因之一。老布什认为,格林斯潘在1990-1991年的经济衰退中未能及时地调降利率。但也有例外,尼克松执政时期,对时任美联储主席伯恩斯施压,要求其保持宽松的货币政策,尼克松在提名伯恩斯任美联储主席后说:“我会尊重他的独立性,但我个人希望他能做出遵循我意愿的决定。你知道,伯恩斯先生,我长期支持低利率和更多的货币供给。”伯恩斯最终没有顶住压力,执行了宽松的货币政策,造成70年代后期美国通货膨胀大幅上升,留给沃尔克来收拾残局。

  格林斯潘担任美联储主席以来,无论是克林顿、小布什还是奥巴马,都对货币政策较少置评,也很少直接向美联储施压,美联储也保持了较高的独立性。但特朗普上台以来,情况正在发生改变,特朗普不时对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发表评论,表现出对当前紧缩政策的不满,并有意通过提名美联储理事来影响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制定。但需要明确的是,美联储FOMC决策并非完全由美联储主席决定,也并不是一两个人能够左右的。尤其是伯南克开创的平等民主讨论氛围以来,货币政策走向更多是集体决策的结果。伯南克担任美联储主席之后,将学院作风带入到了美联储,在FOMC会议期间,如果某个委员有不同意见,可以直接举手示意。

  可以预期,无论特朗普如何喊话,任命何人作为美联储理事,都不会反转美联储独立性的事实。保持独立性涉及到美联储主席个人的声誉、美联储的声誉和美元的声誉,进而涉及到美国经济是否能够平稳发展。在当前形势下,一个失去可信性的央行,其货币政策也不会得到预期的效果。因此,预计美联储的独立性不会因为暂时的压力而改变。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标签

彩神APP_彩神官方APP下载安卓版

Copyright © 2002-2019 某某亲子资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备案号:彩神,彩神APP,彩神app官方网站下载

  • 彩神网是知名的中文彩神app新闻门户网站,也是全球互联网中文彩神app资讯最重要的原创内容。每天24小时面向广大网民和网络媒体,快速、准确地提供投注、注册、开户等多样化的彩票新闻资讯服务。

  • 彩神

  • 声明: 本站文章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 如有异议 请与本站联系 本站为非赢利性网站 不接受任何赞助和广告